小兒塗鴉的憤怒筆記

他氣呼呼地跑來找我,兩手一攤,是他小兒塗鴉式的憤怒筆記,數落著誰誰誰的不是,這個和那個無腦的傢伙。我不怎麼專注地信手翻看。

「嗯,這我都知道,問題是,你打算把事情搞到多大?」

其實他根本沒有答案,甚至於連要讓自己繼續憤怒到什麼地步,也沒個譜。

「只是好像又好一陣子沒有生氣,沒有真正的生氣,連我自己都擔心起來了。」

「那好吧,你就好好地氣一氣,氣完之後,再叫我一聲。或者,再把筆記理一理,然後,」

「然後什麼?」

他還真露出一臉小兒稚氣的面容,真是夠了。

「再說吧。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