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ukkha

本質上,一直都是苦的。各色各樣的苦,苦個不停。有時候我們可以吃到一點點糖衣包裹的物事、心情、環境,有時候又沒得吃,但吃得到吃不到本質上還是一直都是苦的,很苦,各色各樣的苦。

不想起床,每天早上,因為起床之後的世界總是那個德性,不會碰到有什麼新奇的變化,什麼可以改變一下,稍微不苦一點的變化。生命在耗損,耗損到一口元氣都快沒了,沒有感冒也覺得頭昏沉沉的,抬不起來,身子沒骨似的,總想癱下來。

是的,這裡有問題,那裡有麻煩。不是完全不可能改變,可是改變的代價也很苦,以這苦換那苦,算盤撥撥,換也苦,不換也苦。

偶爾會讀到一點點小故事,有人想要改變或是已經或是正在或是將要改變這些苦處,大大小小或輕或重的苦處。改變得很辛苦,看他們的改變,也很辛苦。苦的還有也想去跟著學習改變實踐的念頭,可是一看雙腳雙手,動不了,只有念頭在動,更苦。

常常也會很生氣,總有些人說些風涼話,「換個角度想不就得了」之類的,好像這個世界還是太多人沒有結構的概念,好像碰到結構問題時戴付偏光眼鏡把結構的力道與存在濾掉,每個人就可以快樂地當個百分之百的唯心論者了。真苦。

沒有怎麼辦呢這種不合法的問題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