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天冷冷

冬天冷冷
我停在基隆路汀州路口
一頁靠近戲院這頭的白色傳單就這麼
自顧自的單人劇般飄了起來
並非缺乏變化的直線上升
她的姿態豐富如招搖好看的錯雜樹枝
直到高架橋空中飛車的高度
我的脖子也延展至極限
安全帽底下的腦子想像著
該有人出來定格拍下她的身影
又怕故事訴說不盡
溫了的杯子裡盛著的燙舌的咖啡遙遙
低聲喚著我的名字
冬天冷冷

夾腳拖鞋先生

夾腳拖鞋先生大約中午一時四十許會帶著他的迷你秋田出來散步。寶藍色的套繩套在迷你秋田的胸口和前腳手手,很亮麗精神的。

夾腳拖鞋先生似乎就只那一百零一套汗衫內衣和米色短褲(不像是 Giordano 的那種口袋跑到腿側的流行 cargo)。就連昨日大雨也是一樣。小秋田也是一般神色,雨中仍執意在牆角尿尿。

我依舊是站立在公司外口抽著菸,只是最近改了Dunhill淡菸。始終是淡菸。然後Vega也還是拿只青蘋果遮著右眼說著,one thing I know, this day will go。

我們目光相接,微微笑了一笑,不是為了禮貌而淡淡的那種笑。我和 Vega。還有結實的小秋田和夾腳拖鞋先生。

夏天.四季

悶悶的夏天尾巴。我坐在辦公室裡無所事事。聽著沒去聽的現場。也沒什麼煩的,其實。卻在下班回家的路上,(堤防邊的路上,你知道的)情不自禁地唱起兩句。愈唱愈起勁,頗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樣態。不過也就是那麼兩句,翻成台語的,你親像熱天ㄍㄚㄋㄚ愛你家己,我ㄙㄨㄚ來等你歸e四季。用一種很雄性的嘶吼號著這兩句(也有點像在KTV裡惡搞扮合音醜天使似的)。然後再狠狠地刷幾下帶電的吉他。


  • 2005.09.28 下午,在辦公室,見著一位朋友,在 msn 上的 nickname 改成「秋天搖著尾巴說他其實愛著夏天」,我遂不自主地一直反覆唱著,然後想到許久以前寫的這幾小段文字。

對了,順便市場調查一下。如果你不小心讀了這篇,告訴我一聲,我請你喝杯咖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