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at the Fxxk, part 02

好像又差不多了。有一陣子了。我得找他了。

他遞了一根菸過來,我說,「不了,還是別再抽了吧。」他的眼神非常不以為。

「所以,也差不多了吧?」他的時間感和我相距不是太遠。

「一次又一次循環。沒有例外。沒有一次可以例外。從這裡到那裡,躲或者不躲,勇敢或者裝嬲,打卡還是回家,餓一頓還是吐一攤。都一樣,全都一樣。沒有一次可以例外。」我有點想苦笑,不過笑不是太出來。

「這裡或那裡,魚或者腳踏車?」他得意地揚著嘴角。我看了很想打。

「你先看到答案,然後就對問題冷感。可是,問題還是來找你,還能怎麼辦?」我想我還算有點誠實吧。

他似乎不管我之前的勸戒,儘管沒點上火,他指頭縫中仍夾著那管紙捲菸,並且還是朝著我的臉吐了一口菸。或者是他自己掰出來的菸。

「總是這樣子呀。誰不是這樣子的?你以為全世界就你一個人先看到答案嗎?得了吧,你以為你算老幾?先看到答案又如何?重點是問題呀。有了問題,然後乖乖作答。Bingo! 接著就可以玩下一個輪迴了呀。還是你prefer循環這個字?」這傢伙想像的菸又吐了出來,還是對著我的方向,味道和話語一樣臭。

「會不會有例外呀?」我不是真的抱什麼希望,我自己知道。

「會呀。當然會有例外。可是,例外又干你什麼事咧?」

我伸出手去抓他指縫中的那管紙捲菸,揉了半天,屑屑掉了我兩條褲腳。然後,操他的,竟然又聞到了他嘴角洩出來的,味道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