蓋奢颺

落雨天,無法度 peh 山,欲暗仔去南機場夜市仔食暗。食飽欲轉厝的半路,看著人一間店內底有狗仔,倚過共斟酌看,猶有一隻貓仔,貓仔閣跳起椅仔頂懸徛牢牢,蓋奢颺(tshia-iānn)。原來是一間剃頭仔店。阮兩个人就徛佇人店頭外口,偷偷仔共貓仔翕相。無偌久有一个少年仔欲入去剃,好禮仔倚佇後壁等阮牽仔翕相,我看著才緊閃開。

頭家娘有看著阮咧看貓仔,嘛笑面笑面招呼。阮就真正繼續倚佇外口那看那翕那耍貓仔(伊有倚佇窗仔門邊,嘛會使共摸,袂受氣)。我想想咧,無規氣著入去剃剃–eh。因為入去等,就會使坐佇內底沓沓仔翕狗仔佮貓仔。反正這站仔攏無家己剃頭,規粒頭看起來亂七八糟,小可 ak-tsak-ak-tsak。無的確 hőng 剃剃咧較會看口。

嘛差不多成十年無佇外口 hőng 剃頭矣。佳哉 tsit-má 較有年歲矣,較免管待(kuán-thāi)別人會按怎看。剃就剃。

佮貓仔耍一睏了後,換我剃矣。頭家娘問頭鬃欲按怎剃,我講成十年攏家己佇厝內用電動的攄(lu),這站仔想講無留看覓,頭家娘笑講,「應該是愛問你是不是欲嫁查某囝,毋過看你的年歲,應該嘛猶袂才著」。我笑笑仔應伊,「若較早生,tsím 嘛是有可能欲嫁查某囝矣」。

那剃那開講,頭家娘看阮佮貓仔耍遐久,問講是不是嘛有飼,我講進前有飼過,毋過這馬無閣繼續飼矣。伊開始咧講怹兜幾隻狗仔的代誌,本來兩三隻,閣有人抱一隻擲(tàn)佇怹門跤口(「我蹛五樓呢,那有人會刁工抱起來五樓擲?」),只好抱去看醫生。

伊自細漢就蹛這搭仔(tsit-tah-á),正在地人,講著附近夜市仔內底逐攤攏嘛熟似。

剃甲差不多的時,問講欲洗頭無,我驚半路會窒(that)車,無先洗洗咧,人袂爽快,就應講欲洗。先坐咧原本的椅仔頂,換兩條清氣的毛巾,開始那洗那掠龍,洗洗咧才換位去水道仔彼爿坐,頭向低低(ànn-kē-kē),水道仔頭溫溫仔的燒水那沖(tshiâng),雪文泡(sap-bûn-pho)那滴落白色細粒仔 thài-lù 鞏(khōng)的水槽仔底。敢若幾偌十年前猶閣咧做學生囡仔的記持一時煞攏浮出來矣。

拭乾吹乾小(sió)しあげ一時仔,我撏(jîm)一千箍出來予頭家娘找。剃頭洗頭攏總免三百箍。拄欲行去出,頭家娘講「你無疊衫出去傷冷,按呢袂使」。我欲甲討一張mè-sì,伊講拄仔好用了,叫我用 Line,閣解說講伊不時會歇睏,去 peh 山。我講我歇睏日嘛攏去 peh 山,按呢閣開始講一睏。

伊愈講愈大聲,表情愈濟,規身軀動作嘛愈大,講伊按怎開始 peh,按怎忝,按怎跋(pua̍h),按怎開始買較貴、穿落加偌四序(sù-sī)的「登山襪」、「登山褲」(「彼一雙就愛八九百箍,一開始真正買袂落手」)。到這站仔不時綴這位彼位的登山會四界 peh,這個月「嘉明湖」、後個月閣欲去 peh「雪山」。

那 peh 那跋那痠疼,嘛開始那訓練,「瑜伽」、「重訓」、「核心」、「臀肌」逐項來,店頭佮厝內「瑜伽磚」、「彈力帶」、「按摩滾筒」啥物家私頭仔攏有。

「裝備看起來嚇死人,爬山看起來笑死人」,伊講這是怹熟似的領隊捷捷講的。

阮翁仔某佮頭家娘三个人倚佇怹店口講欲半點鐘久,不時笑甲強強(kiōng-kiōng)欲袂喘氣。另外一个人客欲入內剃,阮才行出來,予頭家娘通好做生理。

尾仔阮牽仔講,萬不二你若閣來這間剃,千萬愛會記咧,毋通予頭家娘知影你是咧教「瑜伽」的,無毋知影閣欲講到當時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