幾若齣電影

這禮拜看兩逝影片。拜二去看 Palestine 導演 Elia Suleiman 拍的 It must be heaven,內底有兩幕戲我看了上佮意,一幕是拄開始無偌久,導演厝邊的一个老大人家己一仙毋知頭佇來、毋知尾佇去,一出場就開始講伊去拍獵(phah-la̍h)、大尾錦蛇報恩的故事,另外一幕是尾仔欲結束進前,一个穿金龜綠(kim-ku-li̍k)色水有夠奅(phānn)的查埔人孤一人跳舞,跤尾躡懸懸,跳甲真迷人。

今仔日下晡去台北美術館看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的展覽 The Serenity of Madness。三片較佮意、較有印象,一支是 Fireworks (Archives),背景佮怹泰國六十年代的「白色恐怖」歷史有牽連,毋過我看著的重點是敢若「政治版」的「秋茂園」的趣味形影。

第二支是有飼貓仔的朋友可能攏會有興趣的 Fiction,影片內底的人提一支萬年筆佇寫字,不時就有蠓蟲、 ia̍h-á 飛來簿仔紙頂面,鏡頭不時徙去日光燈管(Apichatpong 真愛翕日光燈管),雄雄一隻貓仔一跤踏起哩簿仔紙頂面,到尾仔閣規仙攏 peh 起來頂頭,我是感覺足有 Kafka 的影跡(XD)。

第三支 Phantoms of Nabua,這片內底有另外一片 Nabua 佇背景放送,背景猶有一支電火柱仔,柱仔頂一支日光燈管(又閣是日光燈管),配後壁茄仔色的天頂佮椰子樹, 規个畫面媠甲直直留佇頭殼內。這片尾仔有幾偌个少年人圍一个圓箍仔,kā 一粒跤球點火燒起來,遮少年仔踢這粒著火的跤球𨑨迌,那踢那倚著搬電影的布篷(pòo-phâng),火著起來,規頂布篷燒燒了,這陣少年仔徛佇邊仔看火燒。這幕袂輸《風櫃來的人》內底彼幾个少年仔咧看「彩色的大螢幕」。攏是查埔囡仔(gín-á)的青春氣味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